昨晚梦见父母组织秘密集会拯救各种兄贵样的死刑犯(?)。在一个有隔间的屋子里商量的时候,从对门的位置换到了里面靠墙的位置,美其名曰的“隐蔽”,初中英语老师坐在对门的位置。我感觉有些不妙,正要提醒,就进来了一队人。老师准备出声但是也晚了。爸妈就被抓走了。我绕到里屋,有一个人追过来抓我,我就抱着很长很宽的被子在甩他(……),完了跑到邻居商店。
中间发生了一大段日常记不清了。
然后不知为何时间倒流了,倒流回被抓前夕,爸妈都知道自己被抓的结果,所以只让我救那些死刑犯。那些人在外十分粗鲁野蛮,但是在我爸妈面前都很温和脆弱(?)。我一直想救我爸妈,即便是知道结局是改变不了的,一直问他们。然后估计时间到了,就到门...

给Ice

Ice:

 嘿,还好吗?我正用被子蒙住头在给你写(da)信。(zi)。

我很想细数你去年做过的蠢事,但是太多了,等列举完我估计已经缺氧而死。 请记得向sbd问好,别忘了两场校考(当然中考更重要)。多试着和别人交流吧,人际关系虽然麻烦,但是也请学着维系一下。 

好短啊,不知道该传达些什么… 

以上。 

from:Void

p.s.我比较推荐你买iPod,记得别贴膜哟。

今天终于做梦并且能记住一点内容了!为了它我放弃了拉面😂

流水账……


国内人口急剧减少,原因不明。

然后我当时应该高三或者已上大学吧,因为长高了好多……和“师傅”(曾经的职业是赏金猎人。虽然口口声声叫着“师傅”但是记忆中他没教给我任何东西)住在他开的旅馆里。

旅馆生意非常惨淡,但是某天来了很多人。然后师傅让我陪他出去买糖炒栗子(…)。我当时穿着衬衫,临出门被他要求加外套,然后上楼去公用衣柜找外套,抱着衣服准备去房间里换上(外套直接穿上不行吗?)。门开着,一个长着狐狸脸(模糊的印象:眯着眼睛,眼眸细长,脸的轮廓很圆滑。总之看上去城府很深)的人从衣架上取下他的长外套塞进看上去就很高大上...

给Ice

Ice:
原谅我在新年的第二天才动笔(?)给你写信。没办法,拖延症和健忘症一时半会儿是治不好的。
你在2015年经历了许多事。比如多次考试失利啊、与老师产生成千上万的矛盾啊什么的。当然也有乐观的:五(?)年之后再度站上演讲台、15年的最后一天丢了物理月考卷。
你过得不开心,我知道。但这不是你变得任性、易怒、虚伪、懒惰、整日无精打采虚度时光、健忘症和拖延症发作得越发频繁甚至有点心理扭曲的原因。我无意冒犯你,真的,想太多有时并不好。就像这周作文题目《一碗胶泥洒脱》。多好,帮助你静下来。如果真的克制不住,也请你想想其他的东西。
把不要的都扔了吧,管它是什么。资料素材什么的都整理储备好,准备关Wi-Fi...

© Void | Powered by LOFTER